苏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显然是这几个家伙垂

分享到:
 司机有点发愣,这茫茫夜路看起来寂静无人的,连个车灯的影子都瞧不见!哪里有车?
 
    他越看这乘客越是觉得不对劲,不会是拉了个精神病人上来吧?
 
    “往前面开,我告诉你方向。”
 
    说罢,这黑衣人掏出厚厚一沓华夏币,放在中控台上!
 
    看着那一沓钱,少说也得好几千,出租车司机咽了咽口水,一踩油门,整个车子便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射出去!
 
    而在这辆出租车启动之后,一个人影从远处的树杈上面探出头来,他身材瘦小,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
 
    看了看出租车的车牌号,此人对着耳机说道:“大人,一辆出租车跟上去了,一身黑衣,看不清样子,估计相隔在五百米左右。”
 
    通讯器那端响起了苏锐的戏谑声:“还真是够谨慎的,不过,五百米的距离,他确定他能够跟得上来?”
 
    “大人,要不要我们先动手?直接把这辆车拦下来?”
 
    “不用,这个家伙交给我,你们在后面小心跟着,说不定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家伙会继续跳出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苏锐说罢,便关上了通讯器。
 
    “你刚才在打电话?”丹妮尔夏普挑了挑眉毛,似乎从苏锐的对话之中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你之所以把我带出来,就是想要看看我这个诱饵够不够有吸引力,是吗?”
 
    引蛇出洞!
 
    苏锐就是想看一看有多少人在盯着自己,有多少人在意丹妮尔夏普的死活!
 
    苏锐瞥了一眼丹妮尔夏普那高耸的胸前,笑道:“就算你不是诱饵,在某些方面也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话?”
 
    “我没有必要优待俘虏。”苏锐瞥了一眼气鼓鼓的美女,哈哈一笑:“放心吧,你这软剑我是今天才刚刚戴在身上的,我可没有拿着它上厕所的好习惯。”
 
    听了这话,丹妮尔夏普似乎觉得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没有看过宁海的夜景吧?今天我来带你欣赏一下我们这国际大都市的风光。”
 
    说罢,苏锐一踩油门,车子便飞射而出!
 
    他开的可是林傲雪的宝马,加速能力比几百米后的出租车要强上许多!
 
    看着窗外的光影逐渐变成光线,丹妮尔夏普也意识到了身后有人跟踪,她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摆出一副围观的态势来,只要自己能逃走,其他又算的了什么?
 
    苏锐这一下把车技展现到了极致,在宁海的高架桥上左冲右突,见到岔口就拐弯,几乎已经完完全全的偏离了之前的路线。
 
    宁海的外围高架桥本来就被称之为亚洲区域最复杂的道路,有人曾笑称,如果外**队来攻打宁海,走到这高架桥上,绝对会迷路半年都下不来。
 
    苏锐左冲右突,迅速的突破高架桥的“封锁”,从宁海的城南转移到了城北!
 
    十分钟之后,那个出租车司机在高架桥上漫无目的的瞎转,无奈的说道:“大哥,您这钱我不要了行不,我真的看不到那辆车的影子啊。”
 
    那个带着棒球帽的黑衣人沉吟了一下,直接拉开车门,纵身跳了出去!
 
    现在可是时速八十!就这样跳车,可是非死即残!
 
    出租车司机简直都要崩溃了,他连忙停下车,可是放眼望去,茫茫夜色之中,哪里还有那个黑衣人的影子!
 
    “我去,不会是做梦了吧。”司机揉了揉眼睛,随后拿过中控台上那厚厚一沓华夏币,这才感觉到略微安心了一点。
 
    苏锐载着丹妮尔夏普穿过夜色,来到了城北一家看起来颇为热闹的夜市烧烤摊前。
 
    “老板,来一斤羊肉,十串鱿鱼,二十串鸡翅,还要最凉最凉的扎啤。”
 
    丹妮尔夏普手抚裙子坐下来,她环顾四周,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用餐环境。
 
    周围有很多光着膀子的爷们,一边碰着杯子一边吆五喝六的,桌子上铺着一次性餐布,地上有点油腻,空气中烟熏火燎。
 
    对于高贵的丹妮尔夏普而言,这种环境怎么能忍?
 
    再说了,那些烤串看起来焦糊发黑,能吃的下去吗?这玩意不致癌?
 
    “开车不能喝酒。”丹妮尔看着几大瓶扎啤,眉头微皱。
 
    “一会儿你开回去。”苏锐大大咧咧的说道,仰头就灌下了一大口。
 
    “好。”丹妮尔夏普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其实她也只是试探一下苏锐而已,对于她而言,苏锐是喝的越多越好,最好是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可是,她却始终忽略了苏锐嘴角泛起的那一丝笑容。http://piaotian.net
 
 第490章 阿波罗安排的偷拍事件
 
    “兄弟,你要的烤串都来了。”老板娘看起来三十多岁,风韵十足,扭腰摆臀的,一看就是个**少妇。
 
    她笑呵呵的说道:“我说大兄弟,你这女朋友可真是够漂亮的啊,比电影明星还要美。”
 
    “一般一般,比老板娘你要差一点。”苏锐笑呵呵说道,同时给自己倒了一杯扎啤,自斟自饮。
 
    也幸亏丹妮尔夏普的华夏语水平实在不过关,并没有听明白苏锐话语中的意思,否则还不得气的拼命?
 
    “这位小弟可真会说话,看这细皮嫩肉的,如果下次还来,老板娘我给你免单哦。”说罢,这风韵少妇便扭着屁股,一拽一拽的离开了。
 
    坐在一群光着膀子带着纹身的男人中间,丹妮尔夏普就像是一朵明媚的花儿,极为的惹眼。
 
    而老板娘的话已经引来了一群绿幽幽的眼光,这些人平日里根本不曾见过这么漂亮这么性感的女人,因此现在眼睛都几乎陷了进去!
 
    “来,尝尝这味道怎么样。”
 
    苏锐直接递给丹妮尔夏普一根烤鸡翅,后者看了看油乎乎的木签,没有伸手去接。
 
    不过,此时那浓浓的香气还是不受控制的钻进了她的鼻间,已经在医院里吃了一个月清淡伙食的丹妮尔也有些忍不了了,肚子已经咕咕的发出抗议了,真真是食指大动。
 
    “是不是已经开始流口水了?那就别硬挺着了,来吧。”
 
    苏锐笑眯眯的,直接把一根鸡翅伸到了丹妮尔夏普的嘴边。
 
    后者毫不客气,直接张嘴咬了一口。
 
    两人这架势看起来就像是小情侣彼此间喂饭一样。
 
    此时,在场的所有男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变成这一根鸡翅。
 
    “好吃吗?”
 
    “好吃。”
 
    丹妮尔夏普满嘴烤肉,囫囵的说道,她看样子真是饿坏了,她不想用手去沾那些油腻,只能让苏锐拿着烤串给她吃。
 
    “来,喝口扎啤。”苏锐端起杯子,直接喂了对方一大口。
 
    而在不远处,一个摄像机已经从黑暗处悄悄的伸出来,似乎要把这一切都捕捉下来。
 
    对于发生的这些事情,丹妮尔夏普浑然不觉。
 
    “大人还真是给力,连这种画面都能搞得到。”此时,苏锐随身佩戴的微型耳机中已经响起了赞美的声音。
 
    苏锐闻言,笑着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这还得多亏这妹子的配合啊,否则怎么能让西方黑暗世界那些蠢蠢欲动的混蛋看到英俊帅气阿波罗和美丽漂亮丹妮尔之间的和平共处?
 
    一个是太阳神殿的领导者,一个是冥王一派的实权人物,这两人举止动作都如此亲密,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到那个时候,恐怕所有人都会意识到,冥王殿和太阳神殿极有可能已经完成了联手!
 
    这两大势力的强强联合,所能够形成的战力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任何人想要再打三矬氨仑的主意,都得仔细的思考一下,自己能不能从两大天神的口中夺食!
 
    就在摄像机正拍的时候,苏锐还恰到好处的掀起t恤衫,露出腰间的紫色软剑!
 
    这可是丹妮尔夏普的标志性随身物件,如今竟然佩戴在阿波罗的腰间,这其中所蕴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如果黑暗世界那些家伙看了两人互相喂饭的视频觉得不太真实的话,那么看到这一把紫色软剑,就绝对会信的不能再信了!
 
    虽然苏锐有几分刻意表演的成分,但是现在看起来,他的演技还算是过关的。
 
    “大人,您能不能再做出一些更亲密的举动?比如搂搂抱抱亲亲吻吻什么的,如果再激烈一点,那就更好了。”耳机之中再度传出话来。
 
    苏锐没法答话,只能对着黑暗之中竖了个隐蔽的中指。
 
    “大人,我马上把这段视频上传到黑暗世界的几大网站上,相信很快就会传播开来。”耳机那端也有些兴奋。
 
    苏锐对着夜色虚虚的挥了挥手,看起来就像是在甩掉手上的汗珠,但真正的意思却是——快点滚蛋,别当老子的电灯泡。
 
    “别这样了,我的胳膊都酸了。”
 
    苏锐抽出一张纸巾包住木签末端,把烤串递给丹妮尔夏普……现在视频都录完了,自己也不用装绅士了,那样多没劲。
 
    后者也不管那些讨厌的小洁癖了,自顾自的吃起来,不顾形象,满嘴油光。
 
    这种辛辣刺激的味道强烈的冲击着她的味蕾,让这位冥王殿的顶级美女很是受用。
 
    “来,咱们干一杯。”苏锐笑眯眯的和丹妮尔夏普碰了碰杯子。
 
    扎啤很淡,度数也不高,因此丹妮尔夏普就跟喝水一样,仅仅是这么一会儿,就喝下去快一扎了。
 
    两个之前还喊打喊杀的人,似乎现在一转眼就又变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美女,我们哥几个来敬你一杯酒。”
 
    这个时候,几个**着上身的男人端着酒杯走过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纹着青龙和白虎,张牙舞爪,甚是骇人。
 
    很显然,这都是一群真正混社会的家伙,估摸着一年至少得进去看守所一次。
 
    苏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显然是这几个家伙垂涎丹妮尔夏普的美色毕竟这种级数的美女实在是太少见了能够一亲芳泽总是极好的!
 
    “他们想要干什么?”看着满身酒气的几人,丹妮尔夏普皱了皱眉头。
 
    “这是我们华夏的风俗,只要是有漂亮的外国友人在这里,他们都要上来敬一杯酒,表示一下礼仪。”苏锐纯粹是欺负丹妮尔夏普不懂华夏语:“我们华夏是礼仪之邦,待人接物都非常热情,等过段时间你就慢慢明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那么多的啤酒,导致有点上头,丹妮尔夏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道:“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
 
    “自然是要回敬啊,别人喝多少,你就要喝多少。”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这家伙真是开始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谁叫丹妮尔夏普之前老是追杀自己,你看,现在不就是现世报,来得快么!
 
    “原来这样啊。”丹妮尔夏普闻言,高兴的站了起来,举起酒杯,说道:“让我们干杯。”

欢迎转载K彩-彩民福地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K彩-彩民福地官网 » 苏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显然是这几个家伙垂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