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者一声不吭把安全带从胸前穿过勒的紧紧的两

分享到:
  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了。
 
    苏锐屏住呼吸,似笑非笑的看着门口。
 
    只见丹妮尔夏普围着浴巾走出来,这让苏锐比较失望。
 
    看来这个女人还不是那么的开放,否则早就被自己看光光了!
 
    苏锐心中很不爽,真是,洗白白之后还穿什么衣服?房间里又没有别人,这样做难道不觉得费事吗?
 
    浴巾很短,也顶多遮住要害部位不走光而已,丹妮尔夏普经过多年的锻炼,身材保持的极好,浑身上下都好像充满了弹性,这种弹性非常的惊人,是一般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拥有的!
 
    胸前的高耸非常傲人,虽然没有某种内衣的支撑,但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浴巾只能堪堪遮住一半,露出雪白的山坡和看不见底的沟壑。
 
    浴巾的下摆也只是到了大腿的底部而已,露出两条雪白而健美的长腿,浴巾实在是太短太短了,似乎只要再来一阵微风,苏锐就能再次窥见上次用瞄准镜没看清楚的神秘地带。
 
    “啧啧啧,真是好身材。”
 
    苏锐哈哈一笑,情不自禁的感慨了出来。
 
    丹妮尔夏普正在低着头翻找着内衣,冷不丁的听到房间里居然有男人的声音,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迅速飘开了好几米!
 
    与此同时,她的手已经习惯性的摸向了腰间,想要抽出那一把陪伴她多年的紫色软剑!
 
    不过,就在她用顶级身法飘退几步的时候,苏锐的眼睛一撇,似乎看到浴巾掀起了一个角!
 
    就这么一下,他浑身差点躁动了!
 
    在腰间摸了个空,身上还只有一条浴巾,根本不能进行大幅度的运动,丹妮尔夏普生生的压下杀了苏锐的心思,说道:“色狼!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你管得着吗?”苏锐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还有,别说我是色狼,我要真是色狼,现在早就和你打一场了,相信咱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你身上的浴巾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吧!”
 
    丹妮尔夏普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浴巾里面可是真空的,一动手肯定被苏锐占便宜,她怒气冲冲的看着对方,道:“我杀了你!”
 
    “来吧来吧来吧。”苏锐很贱的说道:“这种语言上的威胁真的没有任何的效果,我巴不得你现在立刻杀了我,就怕你不来!”
 
    丹妮尔夏普顿时彻底无语!如果自己真的冲上去,那才是中了他的圈套呢!
 
    “你刚才在腰间摸来摸去的,是不是在找你的那把小剑?”苏锐仅仅凭借色狼一般的目光就敢让丹妮尔夏普不敢轻举妄动,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太爽了!
 
    “小剑?”听着这个名词,丹妮尔夏普差点要吐血:“你把我的紫色软剑藏到哪里去了?”
 
    “我对你的那把小剑可好了,时时刻刻的把它带在身上。”
 
    这个时候,苏锐站起身来,掀开了自己的t恤衫,露出了腰间的皮带。
 
    不,确切的说,那根本不是皮带,而是丹妮尔夏普的紫色软剑!
 
    看到此景,后者差点要崩溃了!
 
    那可是她从不离身的武器,就算是称之为最好的朋友也不为过!时时刻刻都将这把紫色软剑带在腰间!只要少了这把剑,就会感觉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可是,这把曾经绕在自己腰间的剑,如今却缠在苏锐的腰上!
 
    苏锐注意到了丹妮尔夏普又惊又怒的表情,但还是很贱很贱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这把剑,我才不会拿它冒充皮带,又硬又硌人,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划伤,最关键的是,每次上厕所的时候都巨麻烦,要是蹲下来个大号,这玩意妥妥能把肚皮割破!”
 
    蹲下来个大号?
 
    听到苏锐的话,有着轻微洁癖的丹妮尔夏普简直气的七窍生烟了!如果手边有一捆手雷,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和苏锐同归于尽!
 
    那把剑几乎是自己的贴身之物啊!苏锐却如此公然的带着它出入男厕所!还说什么当皮带不好使?那是皮带吗?
 
    想着那种污秽不堪的场面,想着自己的剑可能沾染上了那种气味,丹妮尔夏普就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崩溃掉!
 
    现在,她空前的想要把面前的这个男人大卸八块!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的,我又不会把你的紫色软剑给独吞了,只是暂时的代你保管而已。”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把它还给我,我不需要你代为保管!”丹妮尔夏普快歇斯底里了!
 
    “那可不行,你以为这是你说拿走就拿走的吗?”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这是我的战利品,我可都还没欣赏够呢。”
 
    完了,自己这算是彻底遇上无赖了!
 
    此时此刻,这既是丹妮尔夏普心中唯一的想法,她几乎都要开始哀嚎了。
 
    谁能想到,一向以光辉伟岸堂堂正正而著称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是这副嘴脸!此时,丹妮尔夏普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自己能够回到西方黑暗世界,一定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所有人!
 
    狗血的是,苏锐却笑眯眯的说道:“美丽的丹妮尔夏普,看着你的样子,我的脑海里忽然跳出来一句很有名的诗。”
 
    后者怒视着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而此时,苏锐已经开始深情的朗诵了起来!
 
    “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内心里充满了悲伤;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脚步充满了彷徨;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前路充满了迷惘……”
 
    面对着这个又贫嘴又很贱的家伙,丹妮尔夏普真的彻底无言了,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放弃了抗争!听着这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诗人写的诗,夏普就差捂着胸口吐出来了!
 
    不过,现实却是和诗里写的一样,自己还真的是又悲伤又彷徨又迷惘!都是被这个混蛋给整的!
 
    她必须要告诉所有人,太阳神阿波罗最厉害的技能绝对不是他的枪法,也不是他的身手,更不是他的智谋!
 
    他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他这张能把活人说死能把死人说活的破嘴!真是贱到了全无敌!
 
    丹妮尔夏普很疑惑,她在想,一个人究竟有多不要脸,才能做到如此的没有底线也没有节操?
 
    “别傻站在那里了,累不累啊。”苏锐拍了拍床边,一脸“疼惜”的说道:“坐下歇会儿,真不懂得爱惜自己。”
 
    丹妮尔夏普想死,真的。
 
    你以为我想站着啊?如果不是你在那里,从头到尾都是吐沫星子乱飞,一张嘴简直比机关枪还猛,自己怎么会站着到现在?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来和我聊天,我没兴趣。”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惹不起,我躲得起还不行吗?
 
    “我想邀请你去吃夜宵。”苏锐笑着说道,一脸“真诚”。
 
    “吃夜宵?我不去。”丹妮尔夏普看的很透彻,苏锐这绝对又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了。
 
    “你在这间屋子里都呆了有个把月了,难道就不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整天吃着医院的饭菜有意思吗?让我带你尝一尝华夏的烧烤,保准你吃一次就忘不掉!”苏锐笑眯眯的说道,突然这么热情,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你让开,我要睡觉,不想吃夜宵。”丹尼尔夏普依旧说道。
 
    “你怕了?”苏锐开始用激将法。
 
    “我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为什么不敢跟我去吃夜宵?”
 
    “去就去,我倒真的很想看一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而事实的真相是,一提到烧烤,丹尼尔夏普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胃部抽搐了一下!
 
    “那不就结了?浪费我那么多吐沫。”
 
    “可是我没有衣服穿。”丹尼尔夏普说道:“病号服倒是有两件。”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苏锐“很贴心”的指了指手边的一包衣服,说道:“穿上试试看,我可是专门拜托医院的小护士给你买的,而且都洗过了,不用担心不卫生。”
 
    “那……好吧。”
 
    丹尼尔夏普忽然意识到,这次和苏锐出行,对于她而言,将会是逃脱的绝好机会!http://piaotian.net
 
 第489章 黑衣男人
 
    跟着苏锐出去吃夜宵,对于丹妮尔夏普而言,确实是可以寻觅到脱身的机会。
 
    毕竟二人的身手都差不多,自己的伤势也近乎完全恢复,如果全力相搏之下,这耍了一晚上贱的阿波罗还真的不一定能够留下自己!
 
    唯一让丹妮尔夏普担心的就是服下的药,如果再来一次全身麻痒发作的话,那可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忍受的了的!她的想法是脱身之后,立刻回到西方,遍访名医来解除自己身上的毒,毕竟距离下一次发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时间也足够了。
 
    虽然这种方法有点铤而走险,但是丹妮尔夏普根本没有选择,让她继续困在这病房里,真的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更何况,她并不想被苏锐当成筹码!
 
    丹妮尔夏普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身份极为敏感,如果被阿波罗一直捏在手里,那么完全可以用来制衡许多人!
 
    这个家伙,肯定是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才给自己吃下那种药!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丹妮尔夏普用手拽了拽身上的浴巾,说道。
 
    她并没有意识到,在几分钟以前,浴巾之下掀起的一角已经让苏锐一睹隐秘风光了。
 
    “好吧。”看着她的美态,苏锐不禁咽了咽口水,嘴角掠过一丝莫名的笑容来:“希望你会喜欢我给你买的衣服。”
 
    等到丹妮尔夏普换好衣服走出来,苏锐不禁感觉到眼前一亮。
 
    尽管他已经认为丹妮尔夏普是个极品美女了,但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她穿着这身衣服也可以这么美。
 
    一件简单的低胸吊-带衫,胸前带着碎碎的流苏,饱满的弧度和沟壑恰到好处的被表现出来,细细的带子几乎把整个香肩都暴露了出来,洁白如玉,皮肤细腻到了极点。
 
    上衣并不算长,只是堪堪垂到肚脐而已,露出一段同样雪白的小腹,这样的衣服穿在丹妮尔夏普的身上,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就会想着把这件吊-带衫往上掀开,一睹里面的精彩风景。
 
    如果说上半身的吊-带衫是清纯简单但却具有浓浓诱惑的话,那么苏锐为丹妮尔大美女挑选的下半身搭配,则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是一件——牛仔铅笔裙!
 
    见过铅笔裙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能够把女性弧线完美-体现出来的衣服,无论是臀部还是大腿,都能够被恰到好处的呈现出来,越是身材好的人也越会选择这种衣服,至于身材不好的,穿这种衣服只能是自取其辱。
 
    丹妮尔夏普的身材很好,穿着这种裙子也显得很美,但关键是,铅笔裙的造型从臀部到膝盖全部都是绷得紧紧的,再加上牛仔布特有的坚韧,让人只能迈着小步走路!
 
    难道说,要让丹妮尔夏普同志迈着小碎步从苏锐的眼前逃离开吗?想想都要醉了!
 
    苏锐再一次把他的“大宝贱”发挥到了极点。
 
    再往对方的脚上看,则是一双十厘米的细高跟,乍一穿上那么高的鞋子,连保持平衡都有点困难,再配合上直筒铅笔裙,丹妮尔夏普同学还拿什么逃跑?
 
    很显然,后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显得冷冰冰的。
 
    “喂,这身衣服很合身。”苏锐没话找话的说道。
 
    “我穿什么衣服都很合身。”丹妮尔夏普走着走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高跟鞋的鞋跟实在是太细太长了!简直跟踩高跷差不多!饶是丹妮尔夏普神功盖世,也无法驾驭的了!
 
    苏锐眼疾手快,在对方即将崴脚的时候,一把搀扶住了她!
 
    这一下,苏锐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两座柔软且充满了惊人弹性的山峰狠狠的挤压了一下!
 
    两者之间只是隔着薄薄的吊-带衫而已!那种触感真的是无法言喻!
 
    丹妮尔夏普的脸狠狠的红了一下,站稳脚跟之后,直接把苏锐推到一边:“色狼,滚开!”
 
    “好心没好报不是,要不是我,你刚才就直接摔倒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尤其是漂亮女人。
 
    丹妮尔夏普也不再说话,气冲冲的坐上了副驾。
 
    苏锐发动了车子,瞥了她一眼,说道:“请把安全带戴上。”
 
    后者一声不吭把安全带从胸前穿过勒的紧紧的两座山峰几乎都要被挤压的跳出来让苏锐又饱了一把眼福。
 
    等到他们的车子开出了几百米,一个幽灵一般的黑影才在草丛之中出现,看着汽车消失的方向,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先生,请问你去哪里?”出租车师傅说道。
 
    后者带着一个棒球帽,帽檐压的很低,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完全看不清长相和身材。
 
    在这样的夏夜,穿一身这样的衣服出来,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诡异。
 
    “跟上前面那辆车。”
 
    黑衣人张口,说的是非常生疏僵硬的华夏语,那嗓音听起来极为的沙哑,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诡异,甚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前面哪有车?”
 

欢迎转载K彩-彩民福地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K彩-彩民福地官网 » 后者一声不吭把安全带从胸前穿过勒的紧紧的两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