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郭嘉跟自己说这些话时候的样

分享到:
  之前曹军均是在喊着“将军!死了!将军死了!”
 
    “啊!我要回家!”本来还有些混乱的曹军,不知道是谁一声的狂喊,让本来已经安歇一点的曹军更加的疯狂了…………
 
    “回家!回家!回家!”曹军不停的喊着,便向前冲去…………现在在他们的眼里,没有将军,没有主公,只有一个迫切归家的心,就算是前路有敌军阻挡,自己的将军已死,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归家的心情…………
 
    赵云一见李典的死竟然没有对曹军有丝毫的影响,曹军依旧是喊着回家在冲击的着己方的士兵,这是让赵云始料未及的,没想到曹军今夜竟然这么疯狂…………
 
    “放他们回去!不要阻拦!”赵云喊了一声,麾下的将士立即惊愕的看着赵云…………
 
    “放开道路,让他们跑吧!”赵云喊道。
 
    将士们听了赵云话,立即让开了道路,曹军一个疯狂的跑了出去,幽辽军就眼睁睁的看着几千名的曹军从自己的眼前跑了过去,没有厮杀,没有血腥,只有曹军疯狂的样子,还有喊着回家的声音…………
 
    幽辽军听到家这个字也不免有一些感伤,而他们不同于曹军,他们毕竟也是河北人,而现在自己的主公也处于优势,自己崇拜的将军也在自己的身边,身为一名士兵,经过了无数次训练的精锐,虽然看着这些曹军有些按同深受,但是也不会像曹军这样的丧失了理智…………
 
    “将军!咱们就这么放着几千人走了?这可是几千的曹军啊!”一旁的副将对赵云说道,几千名曹军,抓回去是多大的功劳就不说了,这几千的曹军,如实放跑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几千人啊,会起多大的作用,一旁的副将不信赵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
 
    “诶…………让他们走吧!咱们也都勘察过,曹军根本就没有在这一代搭箭浮桥,这些曹军就算是冲了过去到了黄河边,也是过不去黄河,难道游过去吗?让他们走吧,咱么不能在当误时间了!走!”赵云无奈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不知道将军要去哪里?”一旁副将问道。
 
    “黎阳东门!虽然恨不能让人相信,不过若是这西门冲出来的曹操的是假的,那么曹操就一定会从东门冲出来,我们赶快去!”赵云皱眉喊道。
 
    “诺!”众人拱手道,赵云手一挥,全军立即往黎阳东门而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到了!黄河!”一路从赵云手里逃出来的曹军,一路狂奔到了黄河的岸边,看着涛涛的黄河水,不仅感叹一声。
 
    “终于逃出来了,过了黄河就到家了!我家离黄河非常近,就在中牟!走!走!走!”一名士兵呐喊着。
 
    “诶…………桥呢,渡桥呢!”曹军到了岸边,发现根本就没有渡桥咱那里,本来己方军队从官渡到了河北是修建的渡桥也已经被破坏掉,曹军看了看眼前的黄河,那感觉仿佛就是从抵御一下子到了天堂,但是在看没有渡桥,那感觉就是从天堂有掉到了地狱…………
 
    “快找找!快找找!说不定主公把渡桥换了隐蔽的地方,就是方式敌军发现!快找!”士兵们大喊道,众人一听,便立即行动起来,沿着黄河岸边飞速的寻找着,那座根本就没有渡桥。
 
    “快!一定有!一定有的!”士兵们还在自己鼓励着自己。
 
    “将军不说,主公已经派人在这里接应咱们,怎么没人啊!人呢!”找了半天还是没有,士兵开始抱怨…………
 
    没人答话,因为根本也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千人啊,搜寻一个渡桥还不是十分方便快捷的,但是搜寻了半天,根本就没有出现渡桥的影子,所有的士兵都崩溃了…………
 
    “啊!”很多士兵纷纷惨叫着瘫倒在地上,本来说就是凭借一股信念在支撑着自己,坚持到了现在,不惧怕李林大军的阻拦,就连自己的将军的死了,自己也没有投降,就是因为自己相信,就在不远的前方,就是通往自己家乡的道路,那里已经有人自己的胞泽在接应自己,只要自己冲了出去,就会直接过了黄河…………
 
    “我们就是诱饵,我们就是诱饵!我们就是诱饵!”一名聪明一点的士兵,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停的哀嚎着,在地上打着滚,一旁的士兵听了,也都在喃喃说着这句话,是啊,在这样的战场上,自己一个小小的大头兵,不是炮灰,那又会是什么呢?很多人都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敌军忽然让开了道路,放自己冲出来,现在的他们,感受到的滋味,比死在那里还要难受千倍万倍…………
 
    当赵云明那一名奔波的不行的传令兵将自己的知道的事情告诉李林之后,李林当即就反应过来,李林什么人,一下就看出来,自己又被算计了,本来李林正在亲率大军赶往黎阳西面,立即下令后对改前队,冲向黎阳东门…………
 
    “报…………”一名士兵飞奔到了李林面前,拱手道“主公!探马来报,黎阳东门洞开,几万曹军从东门而出,飞速想黎阳东侧黄河移动,探马追了上去,但是曹军广派探马,所以就没有敢接近,但是可以断定,动东门出来的,定然是曹军的精锐,探马说里面有很多身披贵重快加的将军,虽然没有打着旗帜,但是也是可以看得出来,曹军急速一动,但是并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动!”
 
    “这才是真正要逃走的曹军!”李林狠狠的说了一句,两下一比较,便可以看出来,这一伙才是曹操所在之地,但是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以曹军的速度,就算是飞奔而去,交战之下,是胜是败也犹未可知了…………
 
    “哼!这曹军果然狡猾,也够心狠的,没想到葬送了一万多的将士,就是为了声东击西,难道士兵的命就会是命吗?老子宁可跟士兵们一同战死…………”战马之上,李林在恶狠狠的辱骂者曹操的祖宗十八代…………
 
    “元杰!我追过去估计也已经晚了,还是先将黎阳握在手中,然后在从长计议吧!”一边司马朗劝道,本以为今夜就会将曹操精锐尽数诛杀在这黄河岸边,一雪前耻,所以司马朗也跟着李林一起出来了,没想到走到半路,李林忽然说自己中计了,被曹操算计了,司马朗询问过后,也明白了过来,原来就算是李林,也是逃不出曹操的算计,只是,现在己方出于强大的优势,而曹军,都是在逃跑而已…………
 
    “哼!没想到这荀攸竟然计划让曹操绕道,过白马,然后再去濮阳吗?一路奔着兖州去的,这是个什么战法…………哼!好吧,既然你这么干了,那么我也就成全你!”李林忽然眼睛一瞪,目漏精光…………
 
    “哦?元杰,莫非有什么好计策?”司马朗笑着问道,以司马朗对李林的了解,这个表情,一定就是有了对付曹军的办法了…………
 
    “呵呵!伯达,你立即会河内,给我调集粮草吧!”李林忽然笑着说道。
 
    “你这是…………”司马朗显然不明白李林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某要南下黄河了!”李林眯着眼睛说道。
 
    “啊?南下,元杰,这未免操之过急了吧?现在黄河已经被曹军把控了,我军想要如果黄河可是有些困难,现在倒不如立即赶往黎阳以东,看曹军是否已经全部渡过黄河,能多将曹军留在此地便尽量留在此地!”司马朗搓着下巴上的胡子,幽幽说道…………
 
    “嗯!”李林点点头,道“伯达说有理,但是伯达,荀攸在黎阳布置了这么久,以荀攸的智谋,我等现在就算是拼命追去,也是白搭了,根本抓不到曹军的影子,万一在中了曹军断后的埋伏,就更家得不偿失了…………”
 
    “那…………元杰!你是何意?”荀攸疑惑道。
 
    “我…………呵呵!我要从官渡南下黄河!伯达,你说怎样?”李林斜眼看着司马朗道。
 
    “这…………元杰!你这也太…………”司马朗一听,有些惊愕,竟然要直接从官渡过黄河,这李林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司马朗用很是奇怪的眼神看着李林,李林邪笑着说道“荀攸设计,从河北逃了出去,某本以为他还是会直接从官渡南下,然后与我军继续对峙,没想到荀攸为了防止我的追击,竟然动东面走,那么不就是正好偏离了官渡这边的防线了么?曹操的水军现在确实是控制看黄河,但是我的水军也不是吃素的啊,而且曹操从东面的突围,无论是水军或是陆军,注意力不都是在东面吗?这荀攸可是忽略了,我的大军可是还在这里啊,肉食我不管他们,孤注一掷,就是要度过黄河呢?占了他们的城池,他们度过了黄河有能怎么样啊?呵呵…………”
 
    “妙计!妙计!”司马朗一听,豁然开朗,立即夸奖道。
 
    “呵呵!你少跟我弄这些没用的,大军度过黄河,那也不是闹着玩的,我军粮草本就已经是在维持了,现在又要南渡黄河,更是要耗费巨大的粮草,河南的曹军也不乏计谋高超的名士,说不定就要用坚壁清野之策,到时候我军的粮草全要靠从河北调集,所以你还是赶快会河内,将河内,河东,阳平的粮草都给我调集过来,以你在司隶的影响,这点小事应该没有问题吧?”李林笑着拍了拍司马朗的肩膀道。
 
    “嗯!”司马朗点点头,现在,只要是李林打赢了,自己就会得到莫大的好处,而李林要是南下黄河成功,问鼎中原,那就是巨大的成功,李林霸业可成,但是以司马朗对李林的了解,篡位夺主的事情,李林是办不出来的,自己现在乃是李林的表哥,而又是刘和的亲信,正是这二人都最为需要的人,无论怎样,自己都会得到最大的利益,所以自己一定会无条件的帮助李林,进而也是帮助自己,帮助自己的家族………………
 
    “好!就这么说定了!”李林点点头,道。
 
    “嗯,我这就走!趁夜……”司马朗调转马头,道。
 
    “哦!也好,早去早归,我派人护送你!”李林道。
 
    “走了!”说着,司马朗对李林拱拱手。
 
    “嗯!这点小事都办不成你小子就废了!”李林调笑道。
 
    “靠!”学者李林的话,司马朗笑骂了一句,立即策马历来,奔了河内了…………
 
    对于司马朗,李林还是放心的,不论是出于感情,还是出于利益,帮助自己,都是对司马朗最大的好处,虽然自己现在已经跟刘和撕破了脸皮,但是利益还在,只要有利益,就是朋友,自己几乎控制了刘和大部分的兵权,刘和想要反抗,呵呵…………一时半会怕是不成了…………
 
    “传令!”李林喊了一声,一旁士兵立即转过头来,竖着耳朵听着。
 
    “下令,黎阳现在已经是一座空城,立即传令大军进入黎阳,清点粮草物资,再有大军拨出五千,守卫黎阳,在传令繁阴的田豫,立即回到黎阳掌管黎阳,再传令赵云,带领骑兵继续追赶曹操败军,剩余将士,赶往黄河岸边,扎营,今日起,不分昼夜,打造渡桥,三日后,我要站在河南的土地上!”
 
    听着李林的命令,众人立即神经激愤,拱手喊道“诺!”
 
 第一百七十五章
 
    黄河对岸,曹操与荀攸站在河边上,身后站着许褚与典韦守护,二人观望眼前的黄河北岸,对岸往日在河北的征战历历在目,二人都不免有些惆怅…………
 
    “主公!”荀攸叫了一声,低声说道“我军已经全部撤回河南,渡桥已经摧毁!”
 
    “诶…………”曹操叹息一声,“公达啊,我军撤回了多少人马?”
 
    “不足五万…………”荀攸默默说道。
 
    “五万…………”曹操凄惨的一笑,“就在不久前,刘和三十几万大军南下,我亲率七万人抵抗,没想道几经周转,又回到了河南,兵忙竟然仅仅剩下了五万人,那两万名将士皆因为而死啊,我把他们带到了前线,却没有办法再将他们带回来…………”
 
    “主公切莫悲伤,切莫悲伤…………”荀攸想要安慰,但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现在曹军举步维艰,好不容易回到了河南,往后的战事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决断,自己又能如何呢?
 
    “诶…………公达,我们还有希望吗?”曹操别过头来看着荀攸,幽幽说道。
 
    “只要主公在,就是希望!”荀攸面色一正,坚定的说了一句…………
 
    “哈哈…………好!公达说的好啊!”曹操忽然笑了出来,“呵呵,我曹孟德卑贱出身,宦官之后,起兵只是不过兵马必过几千,战将无非都是族内子弟,打不了在被打回去呗…………嘿嘿…………”
 
    看着曹操无所谓的说出的话,荀攸感慨万千,自己主公说出这样的话,不是懈怠,不是没了进去之心,而是更加的豁达,将所有的报复统统放下,自从汉献帝被刺杀驾崩之后,曹操无时无刻都在但这沉重的心里包袱,有着这样的报复在作战,曹操有怎么能够施展得开拳脚呢?现在这样的情况,虽然危及,但是曹操已经放下了所有,这才是对于战士最大的转机…………
 
    “报…………”一名曹军士卒飞跑过来,到了曹操面前跪倒在地,“报主公,那李元杰几万大军趁着我军昨夜南撤之时,并没有拼命追击,而在官渡对岸看法树木,修建渡桥,估计不出三日,渡桥变回建成!”
 
    “什么!”曹操惊叹一声,“那李元杰要渡过黄河了!可是真的,还有多久?”
 
    “若是所料不差,三日之后,渡桥变回修建完成!”士兵道。
 
    “来人!来人…………”曹操立即爆喝一声,李林渡过黄河,那还得了,黄河以南便是自己的根本,特别是自己大本营许昌距离黄河根本不远,若是李元杰大军过了黄河,派遣一支精骑,火速赶往许都,那里乃是自己的身家性命所在,若是许都一失,自己就真的要亡了…………
 
    “主公莫慌!”荀攸喊了一声,赶紧拦住有些激动的曹操。
 
    “我怎能不慌,若是李元杰的大军攻陷了许都,我的身家性命可就没了!”曹操惊叫一声。
 
    “主公放心,某走早已经做好了防备,那李元杰大军虽然在我军撤退之际南下,但是这样也就拉长了李元杰的战线,战线以拉长,就意味着李元杰的粮草就很难补给,我已经吩咐好了仲德他们,在许昌以北执行坚壁清野,全部百姓与名马都进入城内,水源用污秽之物污染,现在正是秋初,虽然粮食尚未成熟,但是也要将所有粮食立即收割,然后将所有田地焚毁,不给李元杰的大军留下一粒粮食,让李元杰必须要千里迢迢调集粮草来前线…………主公,你要知道,李元杰与那刘和不和,而这冀州南部可是把握住刘和的手里的,若是李林将主公打败,所用的粮草刘和必定会大力支持,但若是李林将主公打败之后还要南下,那么刘和就不会觉得…………”荀攸很有深意的看着曹操…………
 
    曹操何许人也,思索片刻,立即明白过来,笑了出来,道“呵呵,这么就是说,刘和也恐怕李林南下,若是取代我占领了中原,那么就根本不会再受刘和的制约,李林何等的实力,何等的智谋,刘和定然不是对手,所以刘和就不会在支援李元杰的粮草,李元杰想要调拨粮草,就要不远万里从幽辽调集运送,这之间的路程消耗何其巨大,而且现在黄河的入海口被我军把持着,李林想要海运也是不成,就只能路过刘和的地盘,那个时候,刘和若是真心不想让李林打败我,拖延一段运粮的时间,李林必败!哈哈…………李元杰!李元杰!你年少英雄,却没有选择一个对的人,刘和那种人,怎么配支配你呢?刘和若是阻拦你,你有怎么会善罢甘休,这一会我就要看着你和那刘和互相争斗,而某就是从中得利的那个人…………”
 
    “正是!主公说得对,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没有了粮草的幽辽军,就算是在勇猛顽强,也是移动不得寸步,甚至是会发生哗变,只要主公下令大军坚守不出,把守住一个要紧的城池,那李元杰不出三个月,必定撤退,若是顺利话,不备自己麾下大军的叛军杀死,也会被我军的追兵赶上,杀的大败而归…………”荀攸捋了捋胡子,眯着眼睛,缓缓说道。
 
    曹操目漏精光,但是停顿了片刻,忽然又惨淡下来,有些感伤,“诶…………这般做,到时坑害了百姓了,好不容易种下了粮食,没有成熟就收割了,,收成怎么办?好还的田地,水井也没有了,战事一退,百姓们可要怎么存活啊…………”
 
    荀攸一听,更是悲哀,自己何尝没有这么想过,自己心里哪有这般的计谋啊,这些都是郭嘉在繁阴,二人商量了许久才得出的最后计谋,荀攸一向是以正统的方式运用兵法,怎么会同意这样狠毒的计谋,但是放在自己主公的生死存亡的面前,有如何能够不同意呢?
 
    看着曹操的眼神,荀攸立即道“主公,田地没了,我们可以在开垦,水井没了,我们可以再挖掘,但是若是城池被攻破了,那就是城破人亡啊,主公的大业就将毁于一旦,主公还有众将士的妻儿老小就要被敌军迫害,主公,我们只要坚持住,等到战事一停,这些定然都是可以挽回的,但是若是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曹操呆呆的看着眼前流淌的黄河之水老半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缓缓说道“公达…………这些话,都是奉孝交给你的吧…………”
 
    荀攸一愣,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奉孝交给某的,奉孝说了过,若是某这样说,主公定然会同意这样的计策,并且放下心中的包袱,全力作战…………”
 
    荀攸抬头望了一眼曹操,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郭嘉跟自己说这些话时候的样子,他是把自己的死亡看的那样的无所谓,说出这些计策的时候,就好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但是脸上却是挂着耐人寻味的轻笑…………
 
    “哈哈!公达,你对于主公的脾气不是很是了解啊!”郭嘉玩味的看着荀攸,忽然又好似想起了什么,打趣道“诶呦!忘了,公达乃是谦谦君子,那里懂得揣摩人心啊!”
 
    “公达你放心,只要你这么说,主公就会同意这样的计策,我军就还有回旋的余地,现在我军已经不是在想要取胜,而是想要生存了!以主公之智,定然能够我说的话其中的奥利,所以公达你就都不能放下心中的悲伤而全力对付李元杰,那么其他人又会怎样,看到自己一直都是满脸的凄怆,本来便是十分心痛的主公又会怎么样呢?
 
    所以荀攸也在一直坚持着,控制着自己,让自己全部都身心投入到战争之中,就让自己与李元杰的一场计谋的斗争当中,释放自己,发泄自己,自己若是能够打败李元杰,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将将解决,到时候,自己在拿上两壶清酒,几个小菜,来到荀彧与郭嘉的墓旁,将这些事情与他二人一说,让他二人也得意瞑目,而自己才算是真正的将所有的所有全部放下了…………
 

欢迎转载K彩-彩民福地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K彩-彩民福地官网 »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郭嘉跟自己说这些话时候的样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