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听了斥候的禀报,心里思索着“山上还有曹军

分享到:
但是男儿就是需要磨砺,赵云也只好把这些感情忍在心里,那李林更加是这样,而且表现的比自己还更加的不重视李平,其实谁都知道,李林是重视李平的,这就是父爱…………
 
    赵云不再看李平,而是望了望前方两旁山势,犹豫说道,“不如我等前去试探一番?”
 
    赵云麾下骑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有什么可惧怕的,既然知道有埋伏,那就去试探一番,然后直接包抄不久得了,赵云立即点起骑兵八百,自己带着人过去试探,留下剩余兵马在外边接应…………
 
    赵云策马徐徐往山道而行,眼神自是不停得扫视着两边,然而,就当他引兵到了山道中央之时,忽然两边山上响起一通战鼓,随即火光大亮,就着火光,分明见到两边山上有数数千曹军埋伏在此…………
 
    “哈哈,你中我家军师之计也!”山上为首一将大笑一声,随即朝身边喊道,“放滚石!”此将俨然是李典无疑。
 
    “唔?”赵云皱皱眉,然而待他望见一些巨大的滚石用两边山上滚下,心中顿时一凛,当即喝道,“当心!”话语刚落,忽然听到一声大喝,赵云抬眼一望,惊见一块巨如磨盘的石头朝着自己而来,瞬息便至,顿时心中大骇。
 
    赵云是何人,虽然很是惊奇,但是对此也是不惧,自己浑身本事在,天下几人可战?“呔!”情急之下,赵云竟是硬生生的这磨盘大的巨石砸往一旁,但听一声轰响,巨石被击到两边山壁,感受着右臂的有一丝无力,赵云心中自是大恨,愤怒地望了一眼上方…………
 
    只见李典愣愣得望着赵云,虽然知道赵云武艺惊人,但是也那日与典韦大战之后,典韦也曾说过,赵云不是以气力见长,而是以技巧见长,但是李典可是忘了,那可是跟典韦比力气啊,估计天下也没谁比这天生神力之人比得上力气了,李典估计错误,看的赵云这样的手段有些发呆,没想到赵云竟然在如此逆境之下,那八百骑兵竟然是不曾损及一人…………
 
    “没想到这赵云勇猛,麾下的骑兵竟有如此凶悍?”李典震惊了,当下喝道,“放箭!放箭!”随着他的喝声,两边山上射下无数箭支,直直朝着那八百骑兵射去,然而在如此光景之下,那八百骑兵亦是无半点惧色,一面用长枪拨去射向自己的箭支,一面缓缓朝来路退去,其实李典不知道,这八百骑兵,可是赵云麾下最精锐的骑兵,别看他们没有辽刀,林刀,与骁骑营,血杀营不同,但是他们手里拿的长枪,那是跟着赵云一招一式学出来的,平时在赵云身边,算是亲卫,清一色的银甲白马,嫣然就是当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复生,但是战斗力比那白马义从可是要高出了很多…………
 
    而在外面接应的将士也是听到里面一阵大乱,当即引军前来支援,弓骑兵一通齐射,压得山上的曹操军不敢露头,赵云立即带人有退了出来,立即派人暗暗前去探视一番,而所派之人分明见到两边山上,人影憧憧,显然是曹操兵马还未曾退去,赵云得知后立即说道“此路恐怕难行,我等从其他处上山,后袭这一波曹军!”
 
    当即赵云便率军前往他处,但是也留下一部分兵马在此处,以免此地的曹操兵马趁机逃窜,而且,每隔一炷香,便会有赵云派出的探马偷偷上前窥探,见两边山上隐隐有些人影,遂放心来…………
 
    但是赵云还是中了曹军的算计,准确的说是中了郭嘉的算计,他哪知道,就在迫退了赵云的试探部队后,李典便悄然离开了,留下的,仅仅是套着士卒铠的草人罢了…………
 
    而另外一面,赵云寻路上山,然而就当他们到达半山腰时,山上却是燃起大火数处,雨刚刚停下来,虽然山上的树木还很是湿润,但是现在真是夜风吹起的时候,不一会,火势便变得难以控制,虽然知道这就是坚持一会的火,但是赵云还是无奈,不敢贸然前进,唯有退却…………
 
    赵云望了一眼山道两边山上,有听了斥候的禀报,心里思索着“山上还有曹军的身影,说明他们还把守着此处…………想来是断后之兵!但是山上火起,特别是刚刚下过雨,火势熄灭之后便是浓烟啊,这些曹军士卒竟在留在此处?怎么可能呢?莫非…………”
 
    赵云是越想越疑惑,疑心一由的面色涨红,勃然大怒,当即带领麾下骑兵穿过山道,直追而去…………
 
    有了这两次的拖延,曹操撤退的大军终于得到了充足的时间退回黎阳,并且并没有损失过多的兵马,这全赖郭嘉料敌于先,李林得知以后,晃晃脑袋,这鬼才郭奉孝,智谋真是狂甩自己几条街,可惜啊…………鬼才已经在火海中成了焦炭…………
 
    而曹操被荀攸派兵进了黎阳,曹操得知郭嘉为了自己以及大军能够安全撤退,留在繁阴城内拖延李林,大哭不已,但是让众人震惊的是,曹操并没有像得知荀彧死的时候那个样子,大哭之后,曹操竟然重新的振奋了起来…………
 
    “众将士,我军在河北接连遭到了惨败,以至于军师和尚书二人身陨,现在那是我军危机存亡之际,我军定然要坚持下去,不能辜负了…………辜负了军师舍弃生命为我们换回来的时间!”曹操眼睛通红,嘴唇发白,但是依旧是端正的坐在了作为之上,看着剩下剩余不多的将领…………
 
    荀攸上前道“主公,某已经在黎阳准备妥当,还是希望…………还是希望主公能够撤离河北,我军回了河南,那李元杰就要与我等重新对峙到了黄河天堑,就算是李元杰进了河南,也绝对不会是我军对手,而我军先进在河北受到很多的制约,在河北,是我军受困,而李林得势,到了河南则是我军得势,而李林受困,所以还是希望主公…………”
 
    “好了…………公达不必说了…………”还没等荀攸说完,曹操制止道“某已经想明白了,其实这些公达早就与奉孝商量好了…………”

欢迎转载K彩-彩民福地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K彩-彩民福地官网 » 有听了斥候的禀报,心里思索着“山上还有曹军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